關於本站 | 操作說明 | 版權說明 | 聯絡我們| 問題回報 | 會員專區 | 登入
問題回報
回報類型:
回報描述:
首頁 > 檢索結果 > 詳目頁

「手抄五十音」與「八音定訣」

資源識別代號

資料識別:WN000002_07

資源主類別:書籍與研究論著類

題名

題名中文:「手抄五十音」與「八音定訣」

題名外文

創作者

創作者:吳守禮

貢獻者
主題和關鍵詞
出版日期

出版日期:民國49年12月15日, 1960年12月15日

描述

書刊名:文史薈刊

刊別:年刊

卷期:第2卷

起迄頁碼:1-21

出版地:臺南

發行地:臺南

全文逐字稿

「八音定訣」與「手抄十五音」 吳守禮 引言 去年歲暮,說也湊巧,一月之中獲指「十五音」系統的閩南方言俗韻書兩種。其一為「八音定訣」,一是「手抄十五音」。前者是臺南朱鋒先生的秘藏,後者則購自臺北牯巔街松林書店;可能都是許多學人所已熟悉的。 「八音定訣」這書,我寡聞不知吾臺有無第二本。朱鋒先生以十二分的誠意,而且鄭重其事,事先裝演妥善寄借我;並勸我「全部抄寫,以便永用」。這可能怕我像前次把他的「福建語字典」(墨杜斯德著)一擱經年才還他。本來這書早在我纂述「近五十年來占毫語研究總成績」時,就在所附書目中,著錄待訪。因未理稿件甚多,一面也盼朱鋒先生親自執筆介紹山來──實際上我一再寄信給他──故不敢妄想借閱。緣是:去夏朱鋒先生,來北過訪,囑我為「文史薈刊」撰稿,且限定有關閩南方言問題或荔鏡記戲文為範圍;回去不久,更發文史協會公文函約。真巧,十一月間我購得「手抄十五音」,因而想到「八音定訣」或者可作比較考察之用,纔寫信向朱鋒先生借閱。他准是義不容「拒」的了。 「手抄十五音」這書,跟我的緣份,似慳而深。慳者是它帶清蒼然的古色,十五年來,一直隨着那家書店再三喬遷,我乏資,無法獲得。緣深者是它始終「無恙」擺在店頭,似乎為我「免費保留」十五年之久,待我湊足收購。據老閱透露,這書曾有膏梁者流一再問過價,然則是天意錯愛這窮文盲了。 一、書誌 (1)八音定訣 「八音定訣全集」一冊八十六頁,不著撰者姓氏。封出題曰「光緒甲辰年蒲月重緝」,「廈門,倍文齋活版印」。有署「覺夢氏」作的序文一篇,題「光緒二十年」(即到行前十年)。序中述及付印緣起云:「……康熙字典固天下第一要書,其中反切之音實未易辨。……惟十五音最便商賈之用。倘有字不識,或人名或器物,一呼便知;誠商賈之金丹也。書坊刻本,字義就繁,帙數尤多;而且一字一音,欲識何字本中,難於翻尋。葉君開溫,近得鈔本,將十五音之中,刪繁就簡,彙為八音,訂作一本,顏日『八音定訣』……」。據此可知:取名「八音定訣」,實則所謂「十五音」之一種呢。就聲調之數而言,即稱「八」,就聲紐之目而說,則曰「十五音」,不過是書賈改頭換面的勾當而已。舊日,「聲」與「韻」皆叫做「音」﹔所以山東土音分為十五韻,稱做「山東十五音」,閩南俗語共有十五紐,則亦名「閩南十五音」,查這「八音定訣」所用十五音字母,仍是一般閩南十五音所用「柳、邊、求、氣、……」等十五字(字眼略有不同),而韻目則有「四十二字母」。十五音之數一般皆相同,韻母之數則各書略有增減。筆者前此研經眼的是:(1)三十字母──以「增補彙音」為代表。(2)四十字母──以「彙音妙悟」為代表。(3)五十字母──以「彙集雅俗通十五音」,一名「增註彙音」者,為代表──三種。所以,這「八音定訣」用四十二字母(韻)反切十五音(紐)者,是該書的一個特色;而序文中研謂「刪繁就簡」一句話在書中字數上的表現──同音字不超過十字(偶有例外)之數──是其第二個特色。這比之一般字書,總是集古今為一堂,不論「是否常用」者,逈不相同。所以「八音定訣」似不妨當作一時一地的常用字彙看待。其他,值得一提的是:字表編排的格式與泉州系的「彙音妙悟」相同。 (2)手抄十五音 「手抄十五音」一冊,著者為誰,書名為何均已不得而知;既無封面也無刊頭。書鋪老闆管它叫做「手抄十五音」;不錯,它的確是「手抄」的一種「十五音」。現存一百葉,起於「春」韻「求」紐(因知是首葉殘去半面),訖於「科」韻「門」紐。(如果全本也於「科一韻,卷末只欠一葉)。其編刊及抄寫年代一時難明,若以(1)帝諱「胤」「曆」二字有缺筆,(2)「琰」字塗滅──二點推之,當是清乾隆間原編,而抄寫於嘉慶中。其所用十五音紐目,字眼較近於福州的「戚林八音」。韻的字母(韻目)三十七個,少於「八音定訣」而比「增補彙音」稍多。細檢舊藏「增補彙音」,知:所收字音,全屬讀書昔系統,或文、語並用者;而無純口語的音。然則這「手抄十五音」可能是:讀書音語兼旦目錄收之閩南俗韻書中,韻目最少的。不知可否即據以推定說:「同類諸書之中,成立最早者」。再就編排的格式而說,這「手抄十五音」與「彙音妙悟」「八音定訣」三書自成一類,(彙音妙悟是泉州系韻書)。書中所收載的字,與其餘二書均有出入。字義之例釋,「八音定訣」為求簡便,一律採用「增字(一字)作解」,此書則兼用訓話及解釋。二書均以「姜」或「羌」字代替「腔」,標示例字字音之為「方音」﹔這可據以推知二書之時與地皆相去不遠。 二、紐目 (1)「八音定訣」的紐目 「八音定訣」裡,用以反切字音的上字(聲紐)叫做「字母」﹔共十五字,稱為「十五音字母」。茲列目如後,並附甘為霖式綴音字母以便對照。 十五音字母 甘為霖式綴音字母 備註 柳 邊 求 氣 地 頗 他 曾 入 時 英 文 語 出 喜 l-, n- p-, k-, kh-, t-, ph-, th- ch-(-e, -i), ts-(-a, -o,-u) j-, s-, i- b-,m-, g-, chh-, h-, 今分化為二紐。 不送氣。 不送氣。 「求」紐的送氣音─“ k‘- ” 不送氣。 「邊」紐的送氣音“ p‘ ”。 「地」紐的送氣音“ t‘ ” 今多併入「柳」紐。 一部分字等於零。 今分化為二紐。 今分化為“ g- ” “ ng- ”二紐。 曾紐的送氣音。 (2)「手抄十五音」的紐目 「抄本十五音」的紐目,與「八音定訣」大致相同,只以「爭」代「曾」,以「鶯」代「英」,以「門」代「文」,即是了。 三、韻目 (1)「八音定訣」的韻目 「八音定訣」的韻字仍稱「字母」,其「字母表」題曰「字母法式」,所列韻目如後:(筆者酌附羅馬字拼音以便對照,但,與甘氏綴音法不盡相同) -un 春 , -iau 朝 , -an 丹 , -oa 花 , -ai 開 , -iong 香 , -ui 輝 , -a 佳 , -in 賓 , -ia 遮 , -oan 川 , -e 西 , -ang 江 -ian 邊 , -iu 秋 , -im 深 , -I 詩 , -ǔ 書 , -o 多 , -am 湛 , -oe 杯 , o 孤 , -eng 燈 , -u 須 , -iam 添 -ong 風 , -au 敲 , -oai 歪 , -m 不 , -ǒe 梅 , au- 樂 , -ɔ 毛 , -ia 京 , -oa 山 , -io 燒 , -ng 庄 , -a 三 -ai 千 , -io 鎗 , -i 青 , -e 飛 , -ieu 超 。──共四十二字母。 (2)「手抄十五音」的韻目 「手抄十五音」的韻目現存如後: 春,朝,丹,花,開,香,飛,佳,賓,遮,川,西,江,邊,秋,深,詩,書,多,湛,盃,孤,燈,須,添,風,敲,歪,京,山,燒,庄,三,千,鎗,青,科。──共三十七字母。 自「春」字至「歪」字,大致與「八音定訣」相同,只是以「飛」字代「輝」(音不變),以「科」字代「飛」(音不變),而少「不」「梅」「樂」「毛」「超」五個韻。詳細的對照請參看後節「韻別的觀察」,即可瞭解。 四、韻別的觀察 八音定訣、手抄十五音合述 春(-un)韻 書名 簡稱 紐目 陰平 陰上 陰去 陰入 陽平 陽上 陽去 陽入 八 求 軍,筋,根,鈞… 滾,鯀, … 棍,艮 骨,猾… 裙,群,拳… 近,瀼,監 郡,涒 滑,猾,汨… 抄 求 軍,筋,根,鈞… 滾,鯀,緄… 根,艮,詪, … 骨, ,榾 裙,群,拳,搼… 近 郡 滑,汨… 按,右引表中的「根」「近」「鈞」諸字在「彙音妙悟」裡,歸入「恩」(ǔn),而「八音定訣」(表中簡稱「八」)與「手抄十五音」(表中簡稱「抄」)皆無相當於彙音妙悟「恩」字的韻目。 八音定訣的春賴求的紐陰入陽入均有「滑」字;氣紐陰上、楊上均有「墾」字,語紐陰上、陽上均有「阮」字,但似無破讀關係。手抄十五音裡求紐「猾」字不見於陰入,氣紐「墾」字只見於陰上,「阮」字則另收在川韻語紐。 八音定訣氣紐陰去欄裡,收「困、臥、眠、睡、寤」五字,就中「困」字以外,皆不能表音。手抄十五音氣紐陰去欄裡收「困、柒、睡」三字,而於「睡」註一「解」字;二書均未有「睏」字。類例可參看本稿佳韻頗紐「打」字。 八音定訣英紐陰上欄收「允」字,陽上欄又收「許諾」。這只能表「應允」義,不能表「允」音。手抄十五音鶯紐陽上欄無字。 本韻的字大都是讀書音系統的音。一小部分的字是由川韻對轉而來的語音──如:「脫」「船」等。 朝(-iau)韻 八 求 嬌,驕 矯,皎… 呌 撽 喬,橋,翹 阧,噭,激 轎,簥 屐(木-) 抄 求 嬌,驕… 矯,皎,攪… 呌: 撽 喬,橋,翹… 轎,簥 榤(土音) 按,本韻的一部分字,於語音變讀燒韻。如:「釣」、「搖」、「燒」、「蕉」、「笑」、「葉」。這些字在手抄十五音燒韻裡,標一「解」字。 一部分字,語首變讀「超」韻,如:「寫」、「鮡」、「□」、「堯」、「超」。「屌」字朝韻在陽去欄內,「超」韻則在陰上欄內;「柱」字,朝韻在陽去,超韻讀陽上。 朝、燒、超三韻並載的字,有「叫」、「橋」、「簥」、「描」、「尿」等字。 手抄十五音,有朝、燒二韻之別,却無「超」韻。手抄十五音燒韻中研見的「蟯」「厚」「摳」「斗」「剖」,都不見於八音定訣的「燒」「超」二韻。 今讀敲韻的「孝」「找」二字,八音定訣裡,朝、敲二韻並載;手抄十五音裡則只收在「敲」韻中。 丹(-an)韻 八 地 單,丹,釘… 等,狚,觛 旦,担 妲,呾,詚 陳,彈,亭,壇: 等,誕,□ 但,憚,殫 達,值,笛 抄 地 單,丹,殫… 等,狚,觛 旦,担,詚…詛 妲,噠,□… 陳,彈,亭,壇: 誕,但,梴 憚,潬,□ 達 按,本韻的字,一部分是燈韻字的語音,如「等」「亭」「力」「歷」「磬」等。又另一部分字則由本韻轉出變讀「千」韻,如:「間」「閑」「班」。手抄十五音裡的情形,與此相同。 在右引對照簡表中,要注意「殫」「詚」的讀音,二書互木相同。又,「等」字在陰上欄、陽上欄皆有,手抄十五音則只收在陰上。 其他,「線」字,二書均不見於邊韻而收在丹韻。這是一時一地之音,若二書之中,有一不收,筆者勢將疑之。 又,本韻入紐,手抄十五音無字,八音定訣則收「蜑」等七字,但都不是常用的字。 又,「覓」字,八音定訣收在丹、三、佳(下入)三韻。這與手抄十五音收在佳韻之陰入、陽上及燈韻者,有所不同。這些資料可補足我即將發表的「釋覓」之所未備。 花(-oa)韻 八 柳 □(雞) 恅(坦) 灘(水) □(鹽) 籃,藍 奈,賴 □(青) 辣,□,擸 抄 柳 □(瓦器) 磊(蒫,不中) 溂(灘) □(手-) ○ 癩(結-) 賴 辣,□ 按,右引表中,「□」字用於「-鹽」,「□」字用於「手-」;「□」字,八音定訣用於農事的「耙-」,手抄十五音裡的用例是「梳-」。又,「籃」「藍」在八音定訣裡的舉例是「米藍」「竹籃」;這二字,與臺日大辭典裡作「米籮」「捋頭鬃」者,各有優劣。 本韻表中所見的字,讀音系統、語音系統的音參半。而與筆者口音大致符合。若舉顯著的不同,則有他紐「泰」(於地名「長-」)。頗紐的「波」。後者為手抄十五音所無。(潮州音及擬測的中古音都近於花韻音)。 「擦」「□」「娶」三字在八音定訣裡分別收在出紐的陰入、陽上、陽去,而手抄十五音裡則「□」「娶」同在陽去欄內。這是值得注意的資料。擬另用專題作釋。 文紐陽平收「勞」字,主訓可以,主音則不妥當;却有資料價值。 曾紐陽入的「蝃」(□-),手抄十五音作「蜨」。 開(-ai)韻 八 曾 栽,災,齋… 宰,滓 載,再,儎,侢 鐵(仔) 才,臍,材,財… 哉,在,豸 ○ □ 抄 爭 栽,災,齋… 宰,滓,崽… 載,再,儎,債… ○ 才,臍,材,財 在,豸 儎,□ ○ 本韻的字一部分是由「書」韻中的讀書音轉來,另一部分字部於語音轉讀「千」韻。這「開」韻的字,多與筆考口音一致。在許多變讀鼻音的字,今已不習慣立中,「宰」字在開、千二韻兩見者,今只存鼻音。這使人相信:許多原不收於鼻音聲隨的字,亦轉讀鼻音者,定是受了其他真正鼻音字的影響。 「滓」的語音,今讀地紐陰上;八音定訣無字,手抄十五音地紐陰上作「□」標注曰「土字」。 右到字表中,「儎」字在手抄十五音中,陰去、陽去並見,且分化為「儎」「□」二字。 香(-iong)韻 八 地 中,忠,張 長(幼) 漲,脹,賬… 竹,竺,築 長,腸,場… 重,丈,仲,杖(拐-) 仗(倚-) 逐,着 抄 地 中,忠,張… 長,踵 涱,脹,賬,中… 竹,竺,築 長,腸,場,重… 重,丈,杖(扶行)… 仲… 逐,着,著… 按,據右引表中有「中」「重」「竹」,及其他有「甕」「雄」「鈺」「俗」諸字,斷定這「香」韻須讀“ -iong ”。 又,在右表中,「中」「重」二字,手抄十五音收破音讀法,八音定訣則無之。 本韻的字音大致與筆者口音相符,而大都是讀書音系統的音。與本韻相應的語音,多出現在鎗韻中。如右引表上的「張」「長」「脹」「場」「文」等字是也。手抄十五音裡的情形亦同。尚請參看鎗韻項內。 輝(-ui) 韻 手抄十五音韻目用「飛」字。 八 邊 ○ 髀(-骨) ○ ○ 肥(-瘠) ○ 吠(狗-) 拔(抽-) 抄 邊 暈 ○ 沸,疿(熱-) ○ 肥(不瘦) ○ 吠(犬-) 拔(-抽) 按,本韻為讀書音、口語音二系統讀音的匯合韻。「詩」韻中的讀書音,一部分轉讀本韻。 除右引表中的「拔」字以外「畫」字以外「畫」字也出現在木韻中,可據以斷定這是泉、廈系的韻書。但,杯韻中亦有「拔」字。又手抄十五音裡,飛韻有「拔」無「畫」,盃韻表中收「拔」注云「羌音」。然則這二字在八音定訣、手抄十五音二書中,是以讀輝、飛二韻為正音,而讀歪韻者是「鄉音」了。 其他從「來」為聲符的「睞」「□」二字也見八音定訣本韻中,這是其他十五音韻書所不曾見的。 地紐陽平欄,「八音定訣」的「槌」字,手抄十五音裡作「搗」。他紐陰去欄,八音定訣收「替」「脫」二字,手抄十五音裡則收「挩」注云「土解」,又收一「賧」字,釋云「蠻夷以財贖罪」。「揮」字八音定訣收在陰上,手抄十五音則收在陰平。喜紐陽上的「韮」字今只知讀音用秋韻而說話用「書」(或「須」)」韻。 佳(-a)韻 八 邊 巴,疤,皅… 飽,把,鈀 豹,霸,壩 百(-年) 爬(敁) 罷(-休) ○ ○ 抄 邊 巴,疤,皅… 飽,把,弝 豹,霸,垻… 百(千萬) 爬,爸,琶: 罷(休也,已也) 耙(犁-) ○ 按,本韻的字,偶有由「燈」韻、「敲」韻中之讀書音轉讀語音而來者。「佳」韻與,「三」韻的字多重見;就中,「怕」「他」「冇」「媽」等字,今除非讀鼻音不成義。 據前此的觀察推之,「柳」、「邊」「文」三紐的字在閩南語中,於語音轉讀鼻音的傾向甚大。 地紐的陰上、陰去、陰入三欄的字各須往下移一格。(八音定訣活版排錯,可據手抄十五音訂正)頗紐陽上的「□」(成-),手抄十五音作「疱」。今語音是陽去聲。 時說陰入的「□」(-風)在「三」韻分化為「□」(接-)「颷」(-風)二字。手抄十五音則在「佳」韻作「□」,在「三」己韻作「□」(標云「土字」)。 文紐-陰入的「熠」(羊-),手抄十五音作「肉」(釋為「葷味」)。(八音定訣)陽入的「覔」釋為「放」者,是值得寶貴的資料。這在手抄十五音則不收在陽入而是屬陰入及陽上,釋為「尋-」﹔不過,陰入欄內的「覔」字加畫圓圈,想是圈掉了。 時紐,陽入的「熠」字,手抄十五音作「□」﹔這字在漳州系十五音則作「煠」。 曾紐,陽入的「□」字,想必為「□」之誤字,但手抄十五音也作「□」,「門」內從「單」。 頗紐陰,入的「打」字與「撲、搏、拍」三字;前者表義,須訓讀,後者是同一音義的三個形聲字。請參看春韻氣紐「困」等字的觀察記。 賓(-in)韻 八 求 今(姜音) 謹,緊 絹,悁(-懆) 怒(-氣) ○ 僅,覲,槿,瑾,鄞… 饉,厪 ○ 抄 求 巾(姜音) 謹,緊,嫤,漌,嫤… 絹(繒也) ○ 群(羗音) 近(羗音) 漌,覲,槿,瑾,鄞: ○ 按,本韻的字,有一部分是由「燈」韻字變讀語音轉過來的。得此條例始悟「乳」「興」等字之語音今讀「賓」韻者,是合於規則的轉音。至於「勒」「翼」「或」三字見八音定訣本韻,而不見於手抄十五音者;筆者更是生疏。 右引八音定訣求紐「今」字,手抄十五音「巾」「近」二字,在原書目注云「腔」音者,却與筆者口音一致。「怒」字應作「急」,但須釋為「怒」。「群」音與筆者口音不一致。今煮稀飯漓去水分(市)叫做“ kin ”,須讀本韻求任陽平。 氣紐,陰上「淺」字的音,為今吾臺所無;只知存在「南管曲」唱詞之中。陰去聲「慶」字,手抄十五音歸入「京」韻。 地紐,陰上的「等」字(八音定訣〉亦為今所不熟悉的音。「怎」(何也)字見於手抄十五音的地紐陰上欄,更是引我注意。 頗紐,陽入有「礔」(-碟)「□」(碗-)二字,後者重見於邊韻。手抄十五音則於邊韻頗紐收「□」字。筆者今以讓邊韻的為語音。查臺日大辭典用「□」字。(漳州系十五音無所著錄)。可據「辟」「匹」「別」三音去推求物名語音的轉變。 「震」字,八音定訣、手抄十五音均在曾組陰去;而今讀上聲者是古今演變之異。 出紐,陰去的「戥」,手抄十五音作「秤」,本應作「稱」。 遮(-ia)韻 八 求 迦(釋-)伽(-藍) ○ 寄(-托) 扢(掁) 掮(高),(扛) 琦(-珝) ○ 屐(木-) 擇(-物) 八 氣 腳(改音) ○ ○ 隙(溝-)(改音) 騎(改音) 竪(-柱)(改音) 立(坐-)(改音) ○ 抄 求 迦(-藍) ○ 寄(-託) 挌 夯(呼朗反) 崎(-嶺) ○ 屐(木-) 擇(-物)□ 抄 氣 奇(音幾) ○ ○ 隙(間-) 騎 立 豎 ○ 按,右引表中「脚」「隙」等字,特標注「改音」者,應是「解音」之俗寫;「改」、「解」同音。二字均收在「杯」韻中。「掮」「奓」「夯」三字同義。「脚」「奇」二字同義,當「奇耦」之「奇」解。「扢」「挌」同義異字,「堅」「立」同義異字,今在吾臺完全同音──無陽上、陽去之別。「擇」「攑」二字間義異字。八音定訣「擇」字另覓京韻中,知是一時一地之習用字。 柳紐,陰入,八音更訣有「□」字,手抄十五音無字。(臺日大辭典用「剽」字)。 邊紐,陽上聲,手抄十五音無字;八音定訣收一「□」字。其音、義,今已生疏;字之構成純用「拼音」法,引我注意。記在這裡待求類例。 曾紐,「藉」「謝」「食」三字,「八音定訣」錯排在陽、平、陽上、陽去,各須往下移一格。 英紐,陰去,八音定訣收「癔」(倦也)字,手抄十五音作「懨」(倦也)。「埃」字,二書管收在英紐陰平。 川(-oan)韻 八 地 端,煓(赫) 短(長-) 斷(斷決) 綴,輟,□,□ 傳(授) 斷(機) 傳(-經),緞,段… 奪(搶-) 抄 地 端,煓,剬… 短(不長) 斷(誠一之貌,又判) 綴,輟,□,□ 傳(受也) 斷(截) 傳(-經),緞,段… 奪(強取) 按,在右引表中,今值得特別注意者,是「傳」與「斷」的破音讀法。「傳」字今音亦分為陽平、陽去二讀;但,傳授的「傳」今改讀「他」紐。「斷」字在表中見於陰去、陽上;廈門音新字典共收:上聲、陰去、陽去,及語音一種。這是漳、泉二地方言的上聲、去聲各經分併的關係;詳說從略。 「畔」「胖」「弁」三字,「邊」、「頗」二紐兩見。 語紐,「玩」字,八音定訣有陰上(玩水),陰入(玩物)二音,手抄十五音則只有陰上(玩賞)一音。此外,本韻的字,大都與筆者讀書音一致。 西(-e)韻 八 頗 批(-信) □(嘴-) 帕(手-) 怕(不-) ○ 皮 被(-褥) 稗(粟) □(土-) 抄 頗 ○ ○ 帕 ○ 皮(羗) 被 按,右引表中所見「□」字,不但手抄十五音未收,彙音妙悟、增註十五音裡亦無。臺日大辭典用「頰」字。是一個音與字脫了節的常用詞。八音定訣「杯」韻重載「□」字。(這字在廈門音新字典裡讀“ phā ”) 「怕」字,「佳」、「西」、「三」三韻並見,今只用「三」韻一音。 「被」(被清)字,手抄十五音似以讀「科」韻為本鄉音。 「皮」字,八音定訣裹,「西」、「杯」、「飛」三韻並載,皆不標或正或俗;手抄十五音於西韻標注羌音。由以上所見得知:本韻的字一部分重見「杯」韻,一部分重見「飛」(手抄十五音之「科」)韻,一部分重見「佳」韻。 入紐,陽平「擠搔」的「擠」,手抄十五音也用同一字。 時紐,陽平「領□」的「□」,手抄十五音作「腮」。 八音定訣柳紐陽平的「泥」,陽去的「袂」,求紐陽入的「逆」,喜紐陰入的「歇」等字都有待續詳。 江(-ang)韻 八 曾 宗(-廟),鬃(頭-),粧(梳-),棕,椶 總(-鎮),棕(-類) 粽,葬,壯(勇-) 浞,浹,匝(渥-) 欉(樹-),叢(莿-) □ □ 濯(洗-)戳(鋛-) 抄 爭 椶(-樹),棕(-簑) 總(頭也),□(毛) 粽(粿-) 齪(齷) 欉(樹-) ○ 狀(羗音) 濯(洗-) 按,察本韻的字,大多是由風韻中之讀書音系統的字轉讀語音而來的。一小部分則由「香」、「湛」、「丹」各韻轉入的。但「岩」(湛韻)「岸」(丹韻)的「江」韻音,今甚感生疏,似不像閩南方音。 「風」韻字轉江韻,雖是個顯著的原則,極易應用,但音、字脫節已久的字,仍需要用例來證明。例如:臺語謂中材壯碩曰“ si`-t a`ng ”,查臺日大辭典作「四壯」。「壯」(“ tso`ng ”)讀“ tso`ng ”,雖合於轉音條例,但總看不習慣(用筆者的臺語語感,只連想「粽」字),比及作本韻的觀察,得到「壯勇」用例,始悟其確切無誤。 單就右引表中防見而說,「宗」(宗廟)、「葬」「匝」「狀」「粧」「濯」等字,今已不讀江韻。 求紐的「牯」(牛牯),增註十五音作「牨」。臺日大辭典襲用「牨」字。「桷」(楹-)字,八音定訣誤作「捅」。喜紐陰入的「謞」(-田)字,手抄十五音作「□」求紐陽入,既借「擲」說「擲石」,又用「□」表「相□」,地紐陰入的「觸」(牛-)、「□」(-口)﹔又,頗紐陽入的「曝」(-乾)、「晒」(-千〉等,情形皆相同。 時紐陽上「棕」(-勢),單就聲符來說應從手抄十五音用「□」。陽平的「傸」(-人),手抄十五音作「□」﹔今讀「風」韻。八音定訣裳「江」、「風」二韻兩見。 出紐,陰去「□」(-毛)「□」(-氆)二字,手抄十五音只收後者。喜紐,陽去「莧」(-菜)字重見邊韻。燈韻表內作「荇」。手抄十五音只在江邊二韻收「莧」字。 邊(-ian)韻 八 柳 嗹(哩-) 輦,璉 姩(美女) 嚀、咭(呌) 年,連,蓮,□,鰱,□ 練(操-) 鍊,煉,揀 冽,裂,列,烈,洌 抄 柳 ○ 輦,璉,摙,膦(-腝) ○ ○ 連,運,鰱,姩,哖… ○ 鍊,揀,媡,湅,楝 冽,裂,列,烈,洌,裂… 按,本韻的字概是讀書音系統的音。一部分字之語音轉讀「詩」韻或「青」韻;偶有轉讀「山」、「賓」等韻者。據右引表中前見,知「姩」「練」等字二書聲調不同;又知「哖」字原有邊韻一讀。 「揀」字,八音定訣,除上表所載讀音以外,另在「丹」韻求紐陰上收一音;手抄十五音則另在「丹」韻著「柬」字訓為「擇」。此外,須附說的是二書均在「燈」韻未收「揀」字。 邊紐,陰去欄載「編」字,却不見於陰平欄內;而另若在頗紐陰平。手抄十五音則只載在頗紐陰平。 頗紐,陽入的「□」(-碟)字,今吾臺說成陰入;但音、字脫了節。彙音妙悟、增註十五音均不見收載。 英(鶯)紐的(院),語音轉讀「青」韻,但二書均未著錄川韻的音,與筆者讀書音不一致。 語紐,陰上的「研」(-末)重見於八音定訣「燈」韻,手抄十五音則只收本韻一讀。 邊紐,八音定訣只在陽上收「便」字,手抄十五音則破讀為陽平、陽去。今音有讀「丹」韻者-於「便宜」-二書均無所著錄。 秋(-iu)韻 八 地 丟(-出) 箒,肘,□ 畫,釣,咮(鳥-) ○ 籌,疇,綢,稠… 宙,冑,苖(-粟)紂… 稻,鈾(古文) ○ 抄 地 丟(去不返也) 箒,帚肘… 畫,咮(鳥口) ○ 籌,疇,綢,稠… 宙,冑,酎… 稻(解) ○ 按,本韻的字,概是讀書音系統的字;偶有從外韻轉讀語音而來的。如:「稻」(多韻)、「頭」(孤韻)、「釣」(朝韻)等。右引陰去的「釣」,讀書音為朝韻,語音在撓韻-是一般閩南音之常,八音定訣另有此秋韻一讀者,疑是□入外鄉音(這裡我指向福州系的方音) 「求」、「氣」二紐中有從「秋」形聲的字。可證北方新字,以義字的資格行用於方言區。 「地」紐之「箒」,重見於曾紐。今行用這一讀。原本「地」紐陽上的「苗」字,猜是以「由」為聲符的「苗」,今酌改了。 他紐,陽平的「頭」字八音定訣共收「孤」、「敲」、「秋」三讀;手抄十五音則收孤、敲、燒、秋四種讀法。今據後者知:燒、秋二讀是「羌音」。 喜紐,陰入的「謔」字,讀書音為「香」韻。另有「朝」韻一讀。筆者的語言環境以讀「朝」韻者為語音。 此外,引我注意的字,有入紐陰上的「□」(-土),出紐陰去的「□」(疫)字。(手抄十五音均闕)又,喜紐陽入「服」字下注曰「姜音」,亦值得注意。 深(-im)韻 八 柳 飲(-食),□(-酒) 廩,凛,癝 □(犬吠) 呟(-口) 琳,霖,淋,臨(-時),林 □(-時) 吝(堅-) 笠(-簑),立,苙(開也) 抄 柳 飲(解也) 廩,凛,癝… ○ ○ 琳,霖,淋,臨(涖也),林 ○ 啉(貪也) 立,莅(闌也),岦,雴,□ 按,以「稟」「今」「賓」等字為聲符的字,和「今」「吝」二字重見於「賓」韻與這「深」韻推之,知:「深」「賓」二韻有分併關係。「文」紐的字:涔、泯、憫、民、眠、面、密,大都重見於「賓」韻,而今時亦以讀賓韻為常。再察考「手抄十五音」見到「邊」、「頗」、「文」三個唇音的紐,均無字,而「八音定訣」則除前舉「文」紐字以外,「邊」紐有賓、□、臏、鼻等音,「頗」紐下亦有字。 地紐,陰平的「探」(陰-)疑應作「貪」(今改讀「他」紐);手抄十五音無字。他紐陰上的「□」(-眠)必與「寢」同義同源;手抄十五音無字。曾紐陽上「潯」(-石),疑是手抄十五音陽去的「揕」;時紐陰去的「□」(-重)、「滲」(-寒);語紐陰去的「□」(-口)「□」(一言)五字,手抄十五音皆無相似的字。 柳紐的「臨」字,分化為「臨」(陽平)「□」二字,今已不得其解。 八音定訣時紐陽上有「甚」字,手抄十五音亦收在陽上;可是這字的古今二字,手抄十五音均收在陽上,八音定訣則一在陽上,一在陽去。 詩(-i)韻 八 曾 芝,之,支,枝,脂… 只,旨,指,姊,止… 至,志,贄,誌,痣… 接,摺,□(-衣) 糍(粽-) 已,□(舌-) □(舌-) 舌(口-) 抄 爭 芝,之,支,枝,胝… 只,旨,指,□,止… 至,志,贄,誌,痣… 接,搗(-衣) 糍,薯… 舐(以舌取物) ○ 舌,折 按,右引對照,表示陰平的「脂」一作「胝」;「姊」一作「□」;「□」一作「搗」(形誤);「舐」一作「□」而陽上、陽去重見。 本韻一部分字,語音轉讀「輝」(飛)韻,如:「氣、屁」一部分字之語音轉讀「飛」(科)韻;如:「皮」「被」「裂」等。一部分字轉讀「西」韻,如:「地」「皮」「姊」「批」等。一部分字,轉讀「杯」韻,如:「底」「皮」「被」「批」。這若在手抄十五音則「飛」韻無「氣」字,「科」韻無「裂」字,「西」韻無「批」字,「杯」韻,然「被」字,而「皮」字在「西」、「盃」二韻均注云「羌音」。 一部分字重見於「書」韻,如:「璽」(入紐陰去轉入時紐陰上)、「死」「肆」「辞」「魚」。就中,「璽」「死」二字重見於「須」韻。這在手抄十五音則「璽」字不見於書韻,「死」字木見於「須」韻。 本韻中的陽上、陽去的字,適用筆者口音,則一概併讀陽去,此外本韻中的字,引我注意的有:柳紐陰去的「□」(-籜)「□」(-皮)手抄十五音作「勢」(-□,土字)﹔八音定訣氣統陽入有「□」(千-)字,手抄十五音則無。 書(-ǔ)韻 八 時 思,師,司,斯,私… 史,璽,徒,死,暑… 庶,賜,肆,泗,絮… □(-血) 辭,嗣,詞,祠,徐… 事,士,似,緒,序… 四,耜,嶼,兕… □(直) 抄 時 思,師,司,斯,私… 史,徒,死,暑… 庶,賜,肆,泗,□… ○ 辭,嗣,詞,祠,徐… 士,似,緒,耜,嶼,兕… 事,序,飼,叙… ○ 按,右引對照表上前見的「思」「司」「死」「辞」「序」等字,在筆者口語中,皆有必須轉讀「詩」韻方可成義的語句,可是除了「辞」字以外,皆不見載於「詩」韻中。手抄本十五音,則連「辞」字亦不收在「詩」韻。以此為例,太韻「柳」、「求」、「氣」、「地」、「會」、「入」、「出」各級中,皆有在口語中必須轉讀「詩」韻的字。茲不一一舉例。 此外,引我注意的是:八音定訣柳紐陰去的「□」(-粉),地紐陽入的「□」(-破),頗紐陽入的「□」(譀-),英紐陰入的「子氣」(起!),頗出,必陽上、陽去的「惜」(i滑)等。似乎讀音一經分化,民間隨即造出新「字」來。尚請參看「須」韻內。 多(-o)韻 八 文 ○ 母(父-) ○ 卜(也-) 無(有-) 帽(冠-), 磨(石-) ○ 勿(-作), 莫(-說) 抄 文 ○ 母(父-) ○ 卜(音北) 無(不有) 麼 磨(石也), 帽(元首)sic 莫(不肯), 勿(禁止詞) 本韻中所載的字,以筆者口音“ -o ”(近於“?”)讀之,大致相符合,如:牢、勞、保、高、哥、可、果、告、考、島、刀、禱、道、波、滔、托、曹、燥、窩、鵝、和、豪、號、禾、鶴、禍等。(八音定訣、手抄十五音相同。) 本韻的字有重見於孤韻者,如:母、嫂、告等。(筆者讀多韻)。偶有本韻中的字而筆者反讀「孤」韻者,如:「播」「懦」「裸」等。又「臥」「火」二字「多」、「毛」二韻兩見,筆者則讀「毛」韻。右引表內的「卜」字,必須讀「杯」韻才合於筆者說話習慣。曾扭陰去的「竃」,語音轉讀「敲」韻。 此外,本韻中引我注意的字,有:柳紐陰平的「?」(着-。只見於八音定訣)、求統陽平的「簻」(猪-,見八音定訣),他紐陽平的「鞉」(勅-只見八音定訣)、喜說陰入「煏」「?」(-烘,只見手抄十五音)等。 湛(-am)韻 八 語 ○ ○ ?(虫名) 吸(-水) 巖,岩 ?(仔) 憨(戆) 哈(?) 抄 語 ○ ?(山石下也) ○ ?(魚食餌入口) 巖,岩,喦… ○ ○ 哈(魚動口號) 按,本韻的字,除「曾」紐的一部分字,筆者改讀「添」韻(如:針、暫、汁。均重見添韻)外,一般常用字大多與筆者口音一致。──「八音定訣」與「手抄十五音」情形相同。右表所見「吸」字,重見「深」韻「氣」紐,「哈」字重見本韻「喜」紐──均能生動狀出魚喝水取餌之貌。 「頗」、「入」、「文」三紐,手抄十五音裡皆無字,八音定訣則「頗」紐收三字,「入」紐有二字,「文」紐亦同。這類雙唇閉口韻的字,今絕無僅有。只有「文」紐陰上的「飴」(-哺)字是音與字脫節僅存口頭的一例。今改讀陽平或陽去,均向成義。 此外,本韻中引我注意的字,有柳紐陰去的「畓」(-田),手抄十五音作「坔」﹔陰入的「□」;地往陰去的「□」(-頭)、陽平的「淡」(-落)(二字手抄十五音均無)﹔英紐陽平的「□」(水-),手抄十五音作「□」。 杯(-oe)韻 手抄十五音作「盃」。 八 喜 花,灰,虺 夥,火,悔 誨,貨,歲,慶… 晦(□) 回,徊,廻,茴 匯,會,繪,蟹,潰… ○ ○ 抄 喜 花,灰,虺,詼… 賄,悔,匯,烸… 誨,廢,晦,匯,芾… ○ 回,徊,廻,茴,洄… 蠏,獬 會,繪,潰,瞶… ○ 本韻可以說是讀書音與語音的滙合韻;屬於本韻的「把、拔、解、改、挾、底、皮、提、毸、能、髓、月」諸字八音定訣、手抄十五音二書均有,而手抄十五音於各該字下皆注「羌音」或「解」字。「帝」「睨」二字則不見於八音定訣本韻。 一部分字重見於「梅」韻或「飛」韻(科韻)或「西」韻,一部分字則轉自「丹」「邊」「佳」「開」「詩」「川」「朝」「孤」「花」「歪」等韻的讀書音(但,有些是訓讀,不屬轉讀。) 孤(-ɔ)韻 八 語 晤,誤 五,忤,偶,午,我,伍 ○ ○ 浯,寤,梧,吾,吳,蜈 悞(躭-) ○ ○ 抄 語 ○ 五,忤,偶,午,我,伍 騳(馳不齊也) ○ 浯,吾,吳,蜈,娥… 五 晤,誤,悟,寤,悞… ○ 按,右表中的「晤」「誤」「寤」「娛」諸字,筆者的讀音與手抄十五音一致。而陰上謂的「五」「午」等六字,筆者習慣上讀鼻音──即「毛」韻。手抄十五音無「毛」韻,「八音定訣」則在「毛」韻語紐陰上欄,重收「五、我、偶」三字。 此外,本韻中的常用字大致與筆者口音一致,只有「頗」紐陰入聲的「博」(厚-。只見八音定訣)、「出」紐陽平調的「愁」(-悶。八音定訣)、「揍」(掃也。手抄十五音)、喜紐陽平的「浮」(-沉)等字的音,最感生疎。但,吾臺謂「由水中撈取」曰“ hˆɔ ”。這音與上述「浮」字音一致。 又,八音定訣「頗」紐陽去的「廍」(糖-。原本「糖」字誤作「□」)、柳紐陽去的「絡」(-絲。)均為手抄十五音所無的字。這一點顯示後者的編纂時代比前者早些。八音定訣「頗」紐陽平的「□」(-起)字,手抄十五裡亦有,且於字下注云「土字」。 燈(-eng=ieng)韻 八 出 青,靚,菁,清,稱… 請,掅(-散) 銃,稱,箋,(-吊) 赤,跡,策,測,尺,粟… 松,棖 穿 ○ 遫,□(-齊)… 抄 出 青,觥,菁,清,稱… 請 銃,稱,掅,清,秤… 赤,跡,策,測,尺,粟… 棖,瞪,□… ○ 穿(解)(-衣) □(-齊) 八 喜 興,兄,亨,馨 悻 懙(發-) 赫,黑,洫(溝-)…… 刑,恒,橫,衡,陘… 荇,幸,倖,杏 行 肉,或,域,檄,獲… 抄 喜 興,兄,亨,馨… 悻,婞… 嬹(悅也)… 赫,黑,淢(溝-)…… 刑,恒,橫,衡,陘… 幸,倖,杏,□ 行 肉,或,域,檄,獲… 按,由右表知:(1)「掅」字一在陰上一在陰去,(2)「興」字破讀陰去調,其義符則隨着語義內容所指,或立心或女旁,任意更攻,(3)「洫」一作「淢」,則聲符亦同音即可互用。(4)「□」字一作「□」者,則疑有形誤。(5)「肉」字,手抄十五音釋為「骨肉」者,知是「骨肉兄弟」之「肉」應讀燈韻入聲;此音筆者猶曾經及聞。至於八音定訣舉例作「猪-」者,不知是否為一時一地之音。這是值得研究的資料。──因為「肉」字讀文紐佳韻的音,已由菲國學人證明借自南海土音,這喜燈切陽入的音則有反輸而出之跡。 本韻中,引我注意的字,尚有他紐陰上的「挺」(-身)字與「逞」「挺」同音並收;「□」(春□)「□」(-籃〉二字一在陽上一在陽去。 又,今讀贊韻入聲的「殖」「食」「蜜」三字,均見本韻中,唯「蜜」字重見於賓韻。 須(-u)韻 八 時 須,書,胥,偲,篩… 璽,死,署,□… 四,泗, 絮… □(-口) 殊,殳,芟… 樹,緒,叙,俟… 豎(-旗) 鍊(手-) 抄 時 須,需,輸… 璽,□,湑… 泗(羗音) □(口-) 殊,殳,□… 姒(羗音) 樹,署,墅… ○ 八 喜 夫,膚,敷,痛,灰… 甫,府,釜… 赴,富,傳,付,賦… ○ 蚨,符,鳧,扶 父,阜,輔,婦,腐,駙… 附,負,鮒… ○ 抄 喜 膚,敷,痛,孚,浮… 甫,府,滏… 赴,富,付,賦,訃… 覆(羗音) 蚨,符,鳧,扶 父,婦,□… 傅,附,負,鮒,阜… ○ 按,將右引對照表,與前出「書」韻「時」紐的對照表,校合一過,更用北平方音讀之,即知:純合口音的字,多在「須」韻,而北平方音讀開口、撮口韻者,大多書、須兩韻並見。 韻自「書」字,八音定訣「書」韻中反而漏收,而手抄十五音則「書」韻中有「書」,有「書」,須韻中無「書」字。今吾臺讀為「書」韻的「書」字,不切「時紐」而改讀「曾」紐。 添(-iam)韻 八 曾 占,尖,詹,瞻,針… ○ 佔(□-) 汁,接,睫,婕 潛(-心) 漸(-心) 暫(-日) 誱,□ 抄 爭 占,尖,詹,瞻,幨… □(食味萡也) 佔(□-) 接,睫,婕,□… 濳,燖… 漸,暫… ○ □(-行) 按,右表所見「針」字,手抄十五音裡出現在「湛」韻。「□」字,八音定訣裡出現在「京」韻。二書的「京」韻均另有同音同義的異字「泟」。「汁」字,手抄十五音收在「湛」韻。「漸」「暫」二字,筆者均讀陽去調。 此外在本韻未見到以從參、從杉、從斬、從咸、從合等(「湛」韻字)為聲符的字,如滲、涁、漸、緘、洽,皆變讀這「添」韻,因而悟到「暫」「針」等字,今有添韻、湛韻二讀的道理。這類的字,筆者多讀本韻。然則,原讀「深」韻的「沈」字亦轉讀本韻者,須從「冘」符去求音變了。 風(-ong)韻 八 文 摩,摸,硭,謊 罔,網,惘,莾,□,蟒 □,□ ○ 芒,茫,忙,忘,蒙,朦… 望,夢… 妄 牧,穆,寞,莫,睦,沐… 抄 門 □ 罔,網,惘,莾,蟒,吂… ○ ○ 芒,茫,忙,忘,蒙,朦… ○ □,夢,妄… 牧,穆,寞,莫,睦,沐… 按,右表所見「□」字原為陽平字,借讀陰平調以表「摸」的語音。「□」(-搥)、「□」(瞻-)二字今皆音、字脫節。另有陽去的「妄」字,語音破讀應收在陰去調欄內。 本韻中所見屬於讀書音系統的字,大概與筆者的口音一致。但有不少值得一提的土字,略舉數例於後: 八音定訣,柳紐,陰去的「□」「□」二字,未見於手抄十五音,而今吾臺有音正待求字。 八音定訣,頗紐,陰上的「搻」字,按手抄十五音知是「捧」的會意土字。又頗紐陰去的「□」(-毛),在手抄十五音裡則用「□」(-脹)字。 八音定訣,時紐,陽平的「慡」(土-)字,手抄十五音裡無字,這在吾臺亦是一度與字脫了節的音。彙音妙悟用「傖」字,臺日大辭典沿用它,臺灣語典(連雅堂著)則擬出一個「□」字。 其他,求紐陰去的「摃」字,只見於八音定訣,氣紐陽入的「鐸」字,頗紐陰上的「拒」字,時紐陽上的「□」字皆不見於手抄十五音。 敲(-au)韻 八 他 偷(賊-) □(-結), □(-□) □(相-) 透(通-),脰 ○ 镸,頭 餃(-犬) □(-藥) ○ ○ 抄 他 偷 □(土字-結) 透,哣(與語唾而不受) 頭,镸 ○ 酖(解) 按,本韻的字,於語音多變讀樂韻。右表中的「□結」,臺日大辭典作「解結」。「□」字似為「以言通透」而作的形聲字。「餃」「□」「酖」三字,應是同義與字,督作「毒」(動詞)解。「毒」字極有轉讀敲韻的可能,京必另造新字。他統的「脰」字用於「刎-」,地把陽去的「脰」用於「-脛」。 其他引我注意的字有「□」(求敲切,陽入,例「□落」),「呦」(文敲切,陰入,例「呦齒」)、「樂」(語敲切,陽入,例「禮樂」)等;均為手抄十五音前無的字。 歪(-oai)韻 八 曾 ○ ○ □(困) ○ ○ ○ ○ □ 抄 爭 □(羗音) 帋(羗音) 贅(進-) 拙 蛇(解) ○ 咒,詛,誓 絶 八 出 □(鼻) □(病) 攛 ○ ○ ○ ○ □ 抄 出 ○ □ 砌(埧) 撮(羗音) ○ ○ □(邀-) □(歪) 按,本韻研見的字,常用與不常用者參半。八音定訣裡則冷僻字音較多。以右表所見「帋、拙、蛇」等字,重見於花韻,「絕」「撮」重見於川韻,及手抄十五音「地」紐綴、舵、大,「頗」紐破、潑,「他」紐拖、獺、說,「時」紐沙、要、刷、「鶯」紐何,「門」紐抹、磨、末,「語」紐外字,「喜」紐的瓦等字,多重見於「花」韻推之,知一部分音是一時一地的鄉音。至於現在尚習用的有:拐、怪、快、歪、懷、准、乖等。 不(-m)韻 八 邊 方(姓) 榜(金-) ○ ○ 縍(相-) 傍(倚-) 飯(粥-) ○ 英 不(平聲) 姆(伯-) ○ ○ 闃(花-) 不(-肯) 按,右引的「闃」字在柳紐重見一次──這就是八音定訣「不」韻全部的字了。手抄十五音無「不」韻。邊紐的「方」等字全部重見於「庄」韻;只是「縍」改用「旁」而已。本韻韻值,據英紐「姆」等字,推為閉口韻。相縍、旁貼的「縍、旁」,臺日大辭典用「幫」字,改讀陰平。「花闃」的「闃」,臺日大辭典裡用「蕾」字。 梅(-ǒe)韻 八 梅 語 詭(-情) 睨(-視) ○ ○ 牙(做-) 藝(工-) 外(內-) 月(日-) 杯 語 詭(-詐) ○ ○ ○ 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(內-) ○ 月(月日) 按,右見小表是八音定訣的梅、杯二韻「語」紐字的對照。手抄十五音無梅、杯二韻之別。除右見以外,梅、杯二韻兩見的字有:妳、犁、改、挾、毸、梅、髓、蟹-都是臺日大辭典著為泉州方音的字。然則「梅」韻必定是相當於彙音妙悟的「鷄」韻了。筆者習用杯韻音,梅韻在我是外鄉音。 樂(-au)韻 八 樂 曾 糟(-糠) ○ 灶(鼎-) ○ 剿(-玉) 棹(舟-) 找(相-) 噍(食) 敲 曾 糟,攫 走,□,找 灶,奏,竈 ○ 剿,巢,勦 找(相-) 棹,悼,淖,捍 噍,泎,咋 按,手抄十五音無「樂」韻。這「樂」韻的音,是「敲」韻的鼻化音。按本韻表中的字推之,舊日「敲」韻字有一部分在口語中轉讀「樂」韻。單就這「樂」韻而說,今在吾臺鼻音字大為減少,只存語紐的「樂」「殽」;柳紐的「怓」(惱也)等而已。 毛(ɔ-)韻 毛 韻 惱 褒 扛 糠 多 波 湯 庄 秧 母 我 草 貨 婆 暴 落 倒 當 棹 腸 撞 丈 燡 庄 韻 糠 湯 庄 秧 當 腸 丈 多 韻 惱 褒 多 波 母 草 婆 暴 落 倒 棹 燡 孤 韻 母 我 按,手抄十五音無「毛」韻。這「毛」韻讀「孤」韻的鼻化音。右見字表顯示庄、多、孤、風等韻的字,都有轉讀「毛」韻的可能。今在吾臺除右見「我」「貨」及「冒」「耄」「火」「好」等少數的字以外,八音定訣「毛」韻中的字音大都滅跡。 京(-ia)韻 八 入 ○ ○ ○ 跡(脚-) ○ ○ ○ ○ 抄 入 惹(羗音) ○ 跡(解) ○ 掿(揖-) 八 時 ○ 聖(靈-) 析(分-), 錫(銅-) 城(-郭) □(罙) ○ 碭(-石) 抄 時 寫(羗音) 聖(靈-) 削(羗音) 城(-郭) ○ □ 碭(-石) 按,這「京」韻讀「遮」韻的鼻化音。一部分字即是由「遮」韻字轉來的語音,一部分則由「燈」韻對轉而來。右表前見的「跡」「惹」「掿」「昇」「錫」「寫」「削」,以及「掠」「壁」「屐」「糴」「僻」「食」「驛」「刺」等字,今皆不讀鼻音,但據「八音定訣」及「手抄十五音」二書查之,均同樣著錄,知曾是鼻音。 手抄十五音「求」紐陽去的「健」,「氣」紐陰平的「輕」,「鶯」紐陽上的「颺」等字則今向習用;又,「喜」紐陰上的「赫」、陰去的「□」、「他」紐陽上的「□」(□-)等字雖示常用,都是今猶習聽的音;可是均不見載於八音定訣。這均是「手抄十五音」多於「八音定訣」的一點。 山(-oa)韻 八 地 單(-數) ○ 旦(今-) □(採-) 壇,彈,簞,陳(姓) 憚(懶-) 段(坵-),撣(手-) ○ 抄 地 單(孤-) 旦 ○ 壇,彈 憚(解) 段 按,「山」韻讀「花」韻音的鼻化音。這韻的字大都是由「丹」「川」二韻變讀語音而來者;亦有「花」韻字之直接鼻化者。 「山」、「花」二韻兩見之字:「擸」「撥」「割」「潑」「拙」「活」「抹」「末」「我」「外」「喝」等──今皆不讀「山」韻。引我注意的字有:「剮」(-皮)(氣紐陰上)、「賤、□」(-油,曾紐陰去)、「筌」(-刺,出紐陰平)、「濺」(-尿,曾紐陽上)等字。 燒(-io)韻 八 地 ○ ○ 釣(-魚) □(拖-) □(-跳) 趙 銚(-仔) 着(定-) 抄 地 凋(羗音) 斗 釣(解) 搐(牽制) 潮(-州) 銚(鼎) 趙 着 八 他 挑(-扢) ○ 糶 ○ 跳(腳-) ○ ○ ○ 抄 他 挑 窕(羗音) 糶 ○ 頭(羗音) ○ ○ ○ 按,本韻的字,以由朝、孤、燈、香各韻轉讀語音而來者居多。只有氣紐陰去的「譴」(作-)字似氣例外。其原讀「朝」韻而轉讀本韻者,今概仍舊;原讀「孤」韻者者則有一部分音,已不見用,如:「虎」「斗」「哺」「步」「剖」等,今不讀「燒」韻。 在右引表中,最引我注意的是「□」「跳」二字。這音可引以補充舊著「釋ㄔ亍-得桃」(大陸雜誌第十九卷第十期第十一期未備之處。 庄(-ng)韻 八 他 湯(姓) ○ 盪(-油) ○ 糖、傳(-孫) □(-煮) □ ○ 抄 他 湯(入姓,又音湆) ○ 盪(-湯),□(火行中) ○ 糖 □(再煮) 橦(-門)(旙也) ○ 按,本韻的字,多為「風」、「川」、「香」韻的字轉讀語音而來。概與筆者口音符合。祗有右表前見「傳」字,及「邊」紐陰上的「本」字、「文」紐湯去的「冒」(-功,只見八音定訣)、「頗」紐陰平的妨(-害,只見手抄十五音)字等音,猶不及聞。 右表陰去的字,疑應作「燙」。又,陽上的字,原本誤從「酉」從「音」,臆改之。 三(-a)韻 八 文 咩(羊-) 媽(公-) 嗎(牛-) 肉(皮-) 麻(黃-) 駡(斥-) ○ 覔(尋-) 抄 門 ○ 馬,媽,馮,禡 ○ 覔 麻(羗音) ○ 榪,駡,嗎 ○ 按,本韻的音多為「佳」韻字轉讀語音鼻化者,一部分字則是由「湛」韻轉讀語音而來。韻中所收字「八音定訣」比「手抄十五音」多。照本韻反切讀不習慣的字,在手抄十五音中概注「羌音」。如:「巴」、「扑」、「槎」、「鴉」、「牙」、「鈔」。 此外,求韻中引我注意的字有:「柳」統陰去的「電」(薛-)、「地」紐陽上的「掞」(「-落),手抄十五音收在陽平)、他紐陰上的「提」。 千(-ai)韻 八 曾 災(-殃) 宰(-相),指(手-),澤 薦(-人),莩(-草) ○ 前(-後) 在(自-) 儎(船-) ○ 抄 爭 災(羗音) 宰,滓,掌(-指) □ ○ 前(不後) 侢(土字,不得) □(船) ○ 按,本韻為「開」韻之相應鼻化音,故「開」韻的字多重見於本韻。一部分字音是由「川」、「邊」、「丹」、「燈」韻的字,轉讀語音而來。 與筆者口音一致者,除右引表中前見「宰」字外,有「柳」紐的「乃」「奈」「耐」,「文」紐的「買」「賣」「邁」及「頗」紐陰上的「惡」。與筆者口音不一致而在「手抄十五音」中標注「羌音」者,有「敗」「奓」(氣紐陰平)「抬」「災」「還」。 筆者猶及聞而不使用者:「研」(語紐)。尚請參看本稿「閱」韻。 鎗(-io)韻 八 時 鑲(飭),廂,傷,箱 想(思-),賞(-花) 相(生-) ○ 常(平-) 尚(和-),思(心-) ○ ○ 抄 時 饟(希),箱,廂, 想,賞 相(丞) ○ □(爛-) 思(心-),尚(和-),鮝 像(形) ○ 按,本韻的字,多為「香」韻字之轉讀語音者。查日臺大辭典緒言略謂:「泉廈讀書音“ -iong ”韻者,於語音讀“ -iu ”韻,而相應之漳州讀書音為“ -iang ”韻,而語音變讀“ -io ”。」我編築臺灣省通志稿人民志卷二語言篇時,節譯自喜大辭典緒言,並提出疑問:「若從音變之理言之“ iong ”與“ -io ”之關係 較密。」今「八音定訣」與「手抄十五音」這二書,已驗知為泉州系韻書,此刻在本韻中,更據「錄」「叫」「脚」「票」等韻,不得轉讀“ -iu ”或“ iu ”推之,知本韻應讀“ -iu ”以與“ -iong ”成對轉。這尚可在明刊「荔鏡記戲文」曲詞押韻中獲得證明。(詳見拙稿「荔鏡記戲文韻字之研究」)。然則,日 臺大辭典緒言以“ -iu ”與“ -iong ”之相對語音者,示過是一時一地二系文、語音之混合現象而已──可能是漳州人就教於泉州老師的音。 青(-i)韻 八 曾 氊,晶,精,爭 井(-水)整(幼-) 箭(弓-),□(-瓜) 接(-客)摺(-金) 錢(-銀)晴(-雨) 靜(寂) ○ 拼,舌 抄 爭 晶(水-),精 井(水-)泩(未熟) 箭(弓-) 接(羗) 錢 靜 ○ 折(解) 按,本韻的字,多為「邊」「添」「燈」「詩」等韻轉讀語音者。今筆者猶習用的音有:「染」「扁」「變」「莉」「纏」「鼻」「錢」「豉」「硯」「擜」。不習價者:「並」「竈」「技」「底」「蒂」「鐵」「刺」「接」「利」「豈」(後二字只見於手抄十五音)等。 本韻的字,今筆者讀為“ -e ”韻者,「□」(柳紐)「柄」「棚」「病」「鄭」「井」「生」「孾」「庚」等。 本韻的字凡在手抄十五音中標注「羌音」者,均與筆者口音不一致。 飛(-□)韻 八 氣 科(-場),萪 啟(-拜) 課(文-) 缺,客,闕 跛(-足)(註一) ○ ○ ○ 抄 氣 科、萪 踝(-拜) 課(文-) 缺(欠-),闕(失也) 葵(-扇) ○ ○ ○ 〔注一〕「跛」字原本作「跣」,酌改為「跛」。 按,本韻韻音,相當於彙音妙悟的「科」韻-是泉州方音的一個特色。 飛(科) 八 儡 飛 禙 賠 倍 焙 粿 短 袋 推 皮 被 雪 禍 妹 藝 月 炊 尋 灰 歲 回 夥 抄 儡 飛 禙 賠 倍 焙 粿 短 袋 推 皮 被 雪 禍 妹 ( 以下 原本 殘缺 ) 西 八 × 飛 × × 倍 焙 粿 短 × × 皮 被 雪 禍 × 藝 月 × 尋 灰 × × 夥 抄 × × × × × × × × × × (羗音)皮 被 × × × 藝 × × × × × × 杯(盃) 八 × × 禙 賠 倍 焙 × × × × 皮 被 雪 × 妹 × 月 × × 灰 歲 回 夥 抄 × × 禙 賠 倍 × × × × × 皮 × × × × 藝 (羗音)月 × (羗音)尋 灰 × 回 × 據石見對照表,可知一部分字重見於「西、杯」二韻。另一部分則由「詩」「川」「輝」(飛)「多」「深」等韻轉讀語音而來。前者多屬於小方言之區別,後者多屬於文、語音之區別。筆者在本韻中,得一「踝」字作「拜」解,而竟是與「啟」字同音,樂趣遽增,詳容另文作釋。 超(-iεu)韻 (手抄十五音缺超音) 喜 敲韻 哮,嘐,嘵,□ 哮,吼,□ 孝(悌) □(売) 涍(水) 效,効,校 候,鱟 ○ 朝韻 僥,梟,徼憿 曉 孝(行-) 謔(戲),嘲 嫐 曉 □(散) ○ 紐 超韻 僥,鶚,囂 皢(白也) 孝(正字) 諕(戲) 嫐 ○ ○ ○ 燒韻 徼 虎 ○ 歇 ○ □(雞) ○ 葉 按,本韻具見於八音定訣,故只就「八音定訣」的敲、朝、燒、超韻中摘引「喜」紐字,以資觀察。對校一過,知:「超」韻字不但與「朝」、「敲」韻有轉音關係,即與「燒」韻亦有交涉──如「虎」與「諕」。最值得注意的是:「孝」字三種讀音之中,以超韻為「正字」。查手抄十五音朝韻無「孝」字,再查「彙音妙悟」則以「朝」韻的「孝」為「正音」 若將本韻中的字逐紐檢出一個──蓼、標、叫、曲、調、瓢、柱、詔、擾、紹、要、妙、堯、超、嫐──自讀自聽,則似乎帶着客家系音了。 結語 以上,將「八音定訣」與「手抄十五音」二書對照觀察一過了。惜因時間倉粹未能提示確切的結果來;姑用質疑的方式列出幾點觀感以代結語。所疑者:(1)二書的編者是誰與誰?葉開溫是否即為編者之一(2)編集時代與先後關係呢?「手抄十五音」-→「八音定訣」-→「彙音妙悟」,這順序可否就此決定?(3)二書所載是否均為泉州城內的語音?其與鄰接地域(漳州、潮州、閩西客家、閩北)的方音關係如何?(4)臺日大辭典的編纂人員會否見過這兩種書?(5)吾臺阿誰的話尚與這二書之一的音系一致?可歎的是:人類真要凌空而去了,抱「殘」守「缺」只有自取嗤笑而已。尤其是,滔滔者藍背不分,雅正莫辨,所謂「翫其研習,蔽研希聞」的人,更相同流合污;能有幾人肯從事這支離破碎呢?難得朱鋒先生愛護鄉土,喜談古語,因此簡述其研珍秘及敝誃新獲五十音的舊抄本──二書的同異,附記同庚共好的友誼,並致謝忱。民國四九年十一月廿四日

出版者

出版者:臺南市文史協會

發行者:顏興

資源類型

型式-層次:單件

型式-資料類型:文字

資料格式
語言

語言:中文

關聯
涵蓋範圍

歷史分期:1945-1965 (戰後初期)

臺灣地區1:臺南市

外國1:臺南市

管理權:府城研究資料庫可使用

來源

圖像來源:臺南市文史協會